高三狗|
|宅基腐.
时不时发霉发牢骚.

小舟从此逝

请吃糖:

         “小舟从此逝

       江海寄余生”

#不知道自己在xjb写什么


1

扭开门把手,门内是一片空洞的黑暗。

“周震南你怎么又不开灯?跟你说了多少次了,看恐怖片不开灯不仅损害视力,还会把你那幼小的心脏给吓坏……”

赵天宇一手提着装满啤酒的塑料袋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一手在似乎无边无际的黑暗里四处摸索开关,嘴里絮絮叨叨着,却迟迟没听见周震南的回话,四顾看看,看见前方不远处浮着一点星火。

周震南今天有点不同寻常啊?还抽烟?马伯骞不是不让他抽么?

赵天宇心里疑惑,见那星火朝自己靠近,越近越觉得奇怪——不对,周震南什么时候长得这么…高??还没等赵天宇从不甚清晰的轮廓中分辨出个所以然来,那人张大双手死死把他锢住,炽热的温度,熟悉的气息,让赵天宇心里一窒,失神喃喃:

“孟……子坤?”

塑料袋被松开,哗啦啦的掉了一地罐装啤酒,一瓶已经开开,漫流了一地,小麦发酵物的气味瞬间蔓延在不大的空间里,呼吸着酒味儿的空气,赵天宇的眼睛很快泛红,在黑暗里甚至可以感觉到孟子坤身子在不住颤抖。

还有肩膀上落的滚烫泪水。

烫的赵天宇疼。疼的锥心。

你哭什么啊,该哭的明明是我好不好。赵天宇想笑,咧了咧嘴笑不出来,眼睛发热泪止不住的掉。

“天宇……天宇天宇…”孟子坤手扣着赵天宇的腰,下巴抵在他的头顶上,抽着鼻子低低的用带哭腔的声音说。想把他揉在怀里,再也不能分开。

这几年孟子坤过的很不好。

自责,伤心,想念,和止不住翻涌的爱意,都是赵天宇的名字一圈圈绕。

赵天宇泪意来的汹涌,泪水泅湿掉孟子坤胸前一大片衣料,两只手揪着他背后的衣角,捏的关节泛白,抽气声都是断断续续的。伤心的宛如个未成年宝宝。

那一天赵天宇转醒,空见一屋子的阳光细碎和白皙肌肤上的梅痕朵朵,孟子坤早就不见踪影。比一夜情还可怕。

和自己喜欢的人打一炮,然后他跑了。

多可怕。

醉意混沌,他也知道那是孟子坤。所以才敢不顾一切完完全全的把自己交付给他。

然后他娘的妈个鸡孟子坤竟然跑了???哎呦卧槽没见过这么扯的。

这一波稳赔不赚。

孟子坤也委屈。

赵天宇那天实在醉的跟傻逼似的,扒着他就往床上飞,左一个么么哒右一个我爱你,温柔起来叫坤坤哥哥来嘛来嘛,暴躁起来就孟子坤你他妈是不是个男人?他是啊!男人的不行啊!于是嗯对,就对赵天宇这样这样那样那样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孟子坤慌的不行。一脑袋全想的是赵天宇翻脸赵天宇冷若冰霜赵天宇觉得他强奸了他。拜托周震南照顾赵天宇后就赶着飞机飞到美国哪个犄角旮旯里录歌,顺便还拍了两部电影,就是不回国就是不回国,龙龙姐以为他惹了什么大人物才怂成土拨鼠,不过反正也没怎么耽误事业也一直没让他回国。

一待待两年。马伯骞回家探亲都没见着个黑影。

孟子坤行程也捉摸不定,昨天飞这今天飞那儿,赵天宇去堵了两次都完美错开,哭的周震南感觉他要把公寓给淹了似的。

以后谁他妈再说赵天宇不爱哭老子第一个锤死他!

两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

比如赵天宇的脾气。

赵天宇脑子里的水流的差不多以后,哼哼唧唧的从孟子坤孟子坤的圈地为牢里撞出来,红着眼睛弯腰捡啤酒。孟子坤想帮他捡,赵天宇手肘一撞抱着一堆酒往黑暗里走去。

……男人?
孟子坤瘪嘴,揉着被赵天宇撞痛的肚子屁颠屁颠跟上去,眼泪还没干在黑脸上闪闪发光。
是他错了。所以哄还是要哄。

赵天宇不怎么熟悉地形,一步一挪的走到沙发,把酒罐儿堆沙发上,整个人也软在沙发上。太累了,被孟子坤抱的全身酸痛,猛烈的情绪冲的他脑yin子疼。

孟子坤也哈巴哈巴在他身边坐下,烟头早给扔了,衣领上还有一股烟味儿,淡淡的。两个人这样坐着,谁也没说话,赵天宇眼不见心不烦干脆翻过身把脸闷在沙发里,因为腿太长腿只得折起来沙发背上。

孟子坤看他这个明显的抗拒样子就难受“天宇?天宇?”唤两声见人还没有反应就直接上了手,大手扣在赵天宇肩膀一个用劲儿把人翻过来,黑暗里看不清赵天宇具体什么神情,孟子坤就用手指细细摩挲他的面部轮廓,摸到一脸湿润心下惊了惊,凑过去鼻尖顶着赵天宇的鼻尖。

“天宇我错了…天宇我回来了……天宇亲我一个?”

赵天宇觉得孟子坤实在烦的很,一巴掌呼他脸上“pa”的一声,不要脸,谁要亲你。
他现在姿势诡异且扭曲,腿和身子不在一个平面,孟子坤这个傻逼还好死不死压下来,扭的他感觉自己要被分成两半,幸好腹肌够有力,猛的一够两条腿就落下来,很尴尬的打在孟子坤腰上。

“嘶……天宇,我痛…”孟子坤见机装可怜,长手伸到背后把赵天宇两条细长的腿放下来,这下不得了,这个姿势……有那么1、、暧昧啊…

赵天宇摸索出手机借着屏幕的光看见孟子坤颦成尖尖的眉和垂下去的狗狗眼,很没骨气的心软了,张了张嘴没说话。

赵天宇一张嘴孟子坤就感觉到了,因为赵天宇的鼻子实在高挺,孟子坤琢磨了一下理出来个道理:此时不亲更待何时?于是偏头躲过赵天宇鼻子的物理攻击,准确的吻下去。

强奸就强奸吧。这两年他天天想赵天宇,天天想赵天宇,想到终于半夜爬起来飞回国,难道还能怂不成?

孟子坤实在混蛋。

赵天宇推不动孟子坤,在他腰上一顿掐,孟子坤岿然不动,大有“就亲你就亲你亲不够我不放口”的流氓架势,赵天宇又想哭又想笑。怎么你躲我躲了两年现在说回来就回来?怎么你都二十六了还和小孩子似的?

2

孟子坤早上起来觉得房间不像美国那边的那么空旷,睁开眼鼻尖是赵天宇的味道,愣了一下忍不住笑。昨天晚上他亲赵天宇亲了多久都不知道,亲的人睡着了才敢放开,抱床上锁着睡,一晚上睡的特别踏实。

诶……不对…………赵天宇内?

哦妈惹谢特法克鱿不会跑了叭?!!

孟子坤一个激灵起来跑出卧室,看见赵天宇坐在餐桌边用勺子搅着碗里的白粥眼神放空,才安下心蹦跶过去,桌上有两碗粥,孟子坤揉揉鼻子笑出声:“天宇早~我爱你~”

赵天宇翻了个白眼。这屁孩子。啥叫得寸进尺,就他了吧。

孟子坤乖乖坐下吃饭,特别简单的菜色,嫩豆腐沾酱油,韭菜鸡蛋,鸡蛋羹,炒青菜,也呼哧呼哧吃的贼香。

赵天宇看着有点心疼,这是多久没好好吃过饭了啊?

孟子坤吃着吃着突然抬头看看他。

“天宇,我吃了那么久的美国菜,我发现还是你的豆腐最好吃~”

吃您的吧,闭嘴。

赵天宇脸红的和火烧云似的,觉得自己实在没有骨气,人溜了他两年,自己连两天都不到就被拿下。



我的小舟已经在惊涛骇浪里倾覆,它沉入深海,它了无踪迹。

孟子坤,你愿意做我寄以余生的江海吗?




评论
热度 ( 80 )
  1. 三澪酱-请吃糖 转载了此文字

© 三澪酱- | Powered by LOFTER